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妈妈的“狼外婆”

2019-4-16 10:03| 作者: 南国布壮| 审核: 罗爱田|查看: 202| 评论: 0

那天,看见一位老奶奶牵着三岁左右的孙子,在湖边走路。走着走着,孙子忽然闹着要买冰激凌。奶奶说,现在天冷,不吃冰激凌。乖,我们到那边滑滑梯。孙子不为所动,挣脱奶奶的手,撒开小脚丫往小卖部跑去。奶奶紧跟几步把他拽住,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穿黑制服的保安说,警察来了!快回来!孙子抬眼望去,怯生生地瞅了一眼保安,乖乖地跟着奶奶往回走。看着这一幕,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妈妈讲的“狼外婆”故事。

妈妈不识字,也听不懂汉话。她仅有的几个故事都是从她的妈妈那里听来的,她的妈妈也是从她的妈妈听来的。其中,妈妈最会讲狼外婆的故事。妈妈究竟讲了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每次听妈妈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都是一阵一阵起鸡皮疙瘩,大气不敢喘。“从前……”妈妈讲故事每次都是以“从前”开头,而她讲的故事也都是从前的故事。

“从前,”妈妈开始讲了:有一天傍晚,妈妈出门前,对两个孩子说,孩子们,我今天去外婆家,明天才能回来。除了妈妈,谁来都不能开门啊。两个孩子答应了。姐姐七岁,弟弟五岁。太阳落山了,姐弟俩把门关紧。刚睡下没多久,就听见咚咚的敲门声。姐姐问,谁呀?我是外婆。门外的狼外婆回答。姐姐问,妈妈不是去外婆家了吗?怎么你又来了?你妈妈担心你们怕黑,叫我过来陪你们过夜。姐姐还想问,狼外婆已经不耐烦了。姐姐只好开门给她进来。姐姐要点灯,狼外婆说,她得了眼病,不能见光。这样,弟弟跟狼外婆睡一头,姐姐跟狼外婆蹬脚睡。半夜,姐姐醒来,听到那头有“咯吱咯吱”嚼东西的声音,就问,外婆,你吃什么呀?嚼花生。过一会儿,姐姐感觉脚板湿漉漉的。问,外婆,什么东西湿漉漉?弟弟尿床了。再过一会儿,姐姐又摸到一条滑溜溜的带子。问,什么东西滑溜溜呀?弟弟的背带子被尿泡湿了。姐姐用手一摸,摸到了外婆的一腿毛。姐姐的心噗噗跳。这不是外婆,这是一只狼外婆。她知道弟弟被这个狼外婆吃掉了。可她很快镇定下来。说,外婆,我尿尿。没等狼外婆答应,姐姐已经下床往搁有尿桶的里屋走去。外婆大喊道,快去快回!姐姐进了里屋,摸黑找到了花生油,然后轻手轻脚顺着木梯子,爬到了阁楼,而后将花生油倒到木梯上。外婆吃完弟弟,嘴巴还馋得很,就等姐姐回到床上接着吃个够。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姐姐回来。你怎么不回来睡觉呀?我肚子疼。外婆翻身下床走到里屋。你在哪里呀?我在阁楼上呢。外婆摸到木梯,便急忙抬脚登上,可是哧溜滑了下来,它又换一只脚,还是滑下来,她吭哧了半天,也没爬得上去。眼见天蒙蒙亮,外婆怕暴露真面目,边出门边说,我走了,明晚再来陪你们。第二天妈妈回来了,和姐姐想出了一个计策。第二晚,狼外婆准时来到。它敲了三下门,姐姐便很爽快地开了门。狼外婆前脚刚迈进门槛,便咕咚一声掉进一个大坑里,接着传来狼外婆一阵鬼哭狼嚎的嘶喊声。原来,姐姐和妈妈在门里挖了一个大坑,坑底放一堆烧得红彤彤的炭火。狼外婆被烧得滚来滚去,可是坑很深,它爬不起来。很快,狼外婆被烧死了。听到这个大快人心的结局,我捏紧的小拳头才慢慢松开了。

虽然有了这个正能量的结局,可是这个故事留给我的,仍是一种无法克服的害怕心理。从此,一提到狼外婆三个字,我的小身板便条件反射地瑟瑟发抖。妈妈也抓住了我这个特点,每当我想跟妈妈提出什么要求而妈妈又无法满足又怕我哭闹时,或者妈妈要我听话时,她便用狼外婆来吓唬我、哄骗我。这一招很灵。每次我都立刻停止一切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像小狗一样乖顺地听话。这时候,妈妈便以一个大人的关照,把我揽在怀里,用甜甜的话语安慰我,并许诺给我买水果糖。我很感激妈妈,要是没有妈妈的保护,我会被狼外婆“咯吱咯吱”地嚼在它锋利的牙齿之间,(虽然我没有见过狼外婆)并很快吞进它的肚子。妈妈的形象一下子在我眼里变得高大无比。我心里喊,妈妈真是我的守护神啊!我爱妈妈胜过爱我自己。

是的,大人的高大形象,便在这样不断的哄骗之中,在孩子心里树立起来了。

 

2019年4月16日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