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裁员”之 冤 家 又 相 逢

2019-4-18 09:06|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34| 评论: 0

  

李堂问:“你怎么会到这儿来?脚怎么弄断了?单位上不是很好吗?矿长不是一贯对你很好吗?……”话未说完,又“忍俊不禁”,“哧”地发笑。

一个精神病人的话,此刻说的并不糊涂,一清二楚,说得胡强人心酸泪流,悔不当初!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不堪回首!胡强人面对李堂,含泪嘴颤,顿口无言。更不好意思向他讨要,默默转身急急而去。

她怀绑孩子,形影相吊,凄然若丧,吃力地瘸拐道边……

过街入市,走村串户,一日中午,胡强人乞讨居然又讨到了周见门口!周见忧火惧火,至此亦复如是。他身无妻伴,膝下无嗣,孤苦伶仃。他在屋内望见就是烧成灰也还认得的,害得他妻离子散,家无烟火的坏人胡强人,当真冤家路窄,顿时立眉嗔目,火冒三丈,更不搭腔,操起扫帚,边舞边吼,追着胡强人乱打,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食肉寝皮!赶出老远还怒火腾腾,冲她大骂不已。不知就里的人说,他病又发了!

胡强人驮着孩子,跌跌撞撞,依仗鼠窜,堂堂国企工人,此时本应在安乐窝里,再想想从前,为了报复,自己费尽心机百般整治人,“裁”了一个又一个,不但废了人家,还得到报应,害了自己,使自己身处惨境,沦为乞丐,饔飧不继,饥饱无常,浪迹异乡,蓬游不定……在这饥寒交加,凄风苦雨中,孩子常常挨饿,存亡不保……她愧悔并至,惧悲齐生,边仓皇逃窜嘴中边絮叨:“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她在这一激之下,悲极而泣,泣极而笑,竟至精神失常,时哭时笑,疯疯颠颠。

再说王仁有温柔妻子疼爱体贴,小日子过得滋润,啥病都没了,还胖了不少,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已赚得囊盈橐满,堪称小富,娇女绕膝,夫妻情浓,家庭十分美满幸福。后来王仁的父母年老多病,需要照料,妻子贤惠,建议把店包括两间分店全迁回了王仁家乡,而且这儿经济较发达,生意要好做,便于照顾年迈父母,一举两得。王仁夫妇同心协力,由精品店扩而大之变成大家电商场,兼营百货,货物丰富,顾客盈门,生意做得越发红火,还雇了十来个员工,收入更为可观。

再后来,胡强人讨要竟又讨到了王仁店门口。她嘴里喃喃讷讷,话语凄凉,有气无力地说:“大老板,行行好,给点吃的吧!我们母子俩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孩子快饿过去了……”

早些日子就听说,这条街来了个年轻腿残还带幼子哭笑无常的疯女在街边行乞,情状凄惨可怜……王仁一看,那孩子面黄肌瘦,奄奄一息,显然是饿的。王仁心慈,抽出一张百元钞给她。这样大方的老板,实在少见。今天可是遇到救星大贵人了!胡强人万分感激,抬起了头,迷蒙着眼看他,哆哆嗦嗦伸手去接钱。

王仁忽地缩手,收回了钱。他疑神谛视,见眼前头发鬅乱,黑发霜生,瘦骨嶙峋,宛然苍媪的乞丐,原来是胡强人!曾经风风光光,诡计多端,迭次“裁”人的她,堂堂矿长夫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真让人难以置信!还断了一条腿,莫非苍天有眼?一想到以前的“龟事”,王仁就怒从心起,拂袖扭头入店,不理睬她。

“哇哇哇哇……”从胡强人怀里传出几声极其微弱的婴儿哭声。

孩子已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倘再没吃的,将会饿死!王仁扭头望着那孩子,心生恻隐,不禁回嗔生怜,转回了身。

胡强人也认出了胖了不少的王仁,她有气无力地笑一会儿,又哭一会儿,满脸悲戚,嘴中嗫嚅:“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这时候”有这句话,真是一句泯仇怨!王仁心软意改,喊妻出来,只简单说一句:“她是我们矿上的职工!”

妻子听说是丈夫单位上的人,一见她那悲怆可怜样,又见她孩子气息奄奄,几乎已饿昏过去,慈悲大发,连呼“可怜啊可怜!”,一声呼唤,满店响应,员工们都放下工作,王仁妻子只简单吩咐几句,便尽皆匆忙按嘱办事,有去买奶粉的,有洗奶瓶的,有准备热水的,有搬凳给胡强人坐的,七手八脚,一齐行动,很快备齐了婴儿食物、食具,就在店门口手忙脚乱喂孩子吃奶。起先孩子软弱嘬奶,啜过一阵后,有物垫肚,小脸由青转红,渐渐有了精神,大口大口的吮奶,十来个员工包括来购物的顾客围着观看,唧唧喳喳,纷纷议论。

无须丈夫的吩咐,妻子将满身臭气,肮脏不堪的胡强人让进屋,拿自己干净衣裳给她,让她洗澡换上,又使人就近去买两套婴儿服,紧接着又叫员工为臭不可闻的孩子冲凉。有了老板娘的话,员工们自然不顾臭气,人人争先,个个逞能,人多手杂,一时间忙得团团乱转,水声哗哗,孩子咦呀,诸声齐作,将孩子自头至脚,清洗数遍,才勉强去掉臭味,然后又抹爽身粉又搽香水,把邋遢无形的孩子整得白白净净,新衣裳穿得整整齐齐,清爽得很!

王仁妻子怜孤惜贫,慈老爱幼,跟着又安排饮食招待她。桌上一大碗饭,四菜一汤,热饭蒸腾,肉馔飘香,汤散美味,惹人垂涎。胡强人饿极,瞬间被她风卷残云,悉数吞入,每个盘、碗还用水冲刷残汤吃净;那还没长牙的婴儿,饿得太慌了,胡强人将肥肉刚送到他嘴边,就被一下吸进,囫囵吞入,连嚼也没嚼一下,还大口咽饭,急促喝水……

王仁夫妇和员工们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极感诧异,面面相觑,齐张着嘴,许久说不出话来!王仁的妻子心地善良,轻声对她说慢慢来慢慢来,同时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由胡强人这副狼吞虎咽的饿态,她平时的处境,饥饿惨状可想而知。人家已沦落到无衣无食无住的地步,同是一个单位的人,王仁对她就是有再大的仇恨,也被令人同情的“此情此景”消融了。他怜悯心起,与妻商量,暂留下她调养,否则其子太过虚弱,在外流浪,朝不保暮,性命堪虞!好在王仁从未提过胡强人以前处心积虑,鬼态百出“裁”他的事。妻子慈善,自然同意。每餐美食不断,还给她孩子买来一百多元一罐的高级奶粉,又将她那不知从何处拣来的,缠缠绑绑,斑驳陆离的破旧拐杖换成新的,轻便许多,在生活、饮食上须要即办,无微不至。

在王仁店里好吃好喝好住调养了数日,孩子一有发热吐泻等不妥,王仁夫妇就抱往医院去看,直至看好。胡强人母子逐步皮白肉嫩胖了起来。胡强人精神状态也趋于正常,不复哭、笑。她有时还帮王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王仁夫妇也挺满意。

有一天,王仁妻子见胡强人看到王仁数大叠钞票时眼睛发亮,神情怪异,觉得她有点儿不对劲,提醒王仁:“胡强人平日一副‘规矩’样,可她一见到大把钱,眼睛就发亮,我看她心术不正不是疯人傻子……要提防……”

王仁说:“她经过这么多磨难,我想她那不正之心应该会改了……”然而他忘了,山河易改,本性难移。

一日,王仁房里装钱的箱子忘了锁,里面有准备给王仁父亲看病的六千多元现金不翼而飞!有个员工说,看见胡强人进去过。还见她怀绑孩子背着包刚出店门,慌里慌张的。

王仁妻子赶紧追了出去。

远处,胡强人扭头瞥见王仁的妻子,慌忙拄拐加快速度,瘸拐而行,于车来车往中急急穿梭,弄得汽车嘎嘎急刹,险象环生。

妻子着急地对赶出来的王仁说:“快打电话报警

王仁拉住妻子的手,说:“由她去吧,由她去吧!不看她本人,咱看她怀中啼饥号寒的孩子,那孩子,是无辜的!那孩子,正须要钱买奶粉呢!咱如今不缺那钱,不缺……再说,只要我们善待他人,日后必有好报!钱去了还会回来……”

贤妇心慈,夫倡妇随,妻子也就没再说什么。

王仁双手紧握妻子的双手……

胡强人虽断了一脚,但她倚仗急促而行,杖声得得,动作竟是如此之快,真叫人不敢相信她前些时还是个哭笑无常的疯颠女人!王仁夫妇手握着手,揪心地望着胡强人怀驮孩子仓皇鼠窜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梭织车流,茫茫人海中,还久久携手望着。他们此刻想的不是那被盗走的钱,而是担心胡强人被车撞着,更主要的是还有那孩子……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