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裁员”之 “强人”下岗后

2019-4-18 09:08|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28| 评论: 0

 

当时职工下岗,不像现在有下岗生活补助,一分钱也没有,人戏称“断奶”,没了“水源”,不少下岗职工一下子生活无着,处境困窘……

胡强人没法,只好外出寻工做,来到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李堂和周见、王仁的家乡χχ市。胡强人进入某厂认识了该厂老板。那老板六十来岁,麻子缀脸,密似繁星,长相不好,却癖嗜拈荤惹腥。老板见她年轻貌美,姿容不错,胜过发妻很多,便看上了她。自古以来,多是嫩萝依竹,美女附势,她爱他有钱有势,成了他“秘书”。一夜两人正在酿云做雨之时,被老板外地赶回的老婆逮住。老板娘大发雷霆,对她“这种人”切齿腐心,把胡强人暴打了一顿后深夜轰出大门,犹大骂不止。

曾经风风光光,人皆敬畏的“矿长夫人”,沦落到被人打骂、驱逐的地步,胡强人伤心欲绝,泪水潸潸。是时已是冬天,北风萧萧,寒气凛凛,她衣裳多处被老板娘撕破,脸被抓得血痕条条,弄得灰头土面,蓬头乱发,狼狈不堪,这时她已忘了寒冷,任由凛冽北风在她曾经娇嫩、尊贵的身上恣意乱钻……远在异乡,无依无靠,穷鸟无归!她寅夜踟蹰街头,惘然若失,茫无主意,真不知自己的路在何方!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原来是大错特错,以至自作自受,得到报应,害了自己。然而事已铸定,后悔莫及!

她垂头丧气,在街上踽踽独行。去投宿?自己的钱已被老板娘掏光,身无分文!投靠亲友?在这儿举目无亲,虽说有矿上的人的家在这个地区,可书信无交,不知所在。投靠司机?连打电话、买邮票信封的钱都没有,何况人家是有家室的人。去依附人给人家做“小”?人家玩腻了还不是甩了?最终还是碰得头破血流,被逐出门。正在她惘然无措时,突然,从暗处钻出三个流里流气,不三不四的青年男子来,见她虽污物沾脸,但姿色诱人,又见附近无人,个个涎皮赖脸,阴森淫笑,吓得她比李堂、周见、王仁的惊惧还要害怕百倍,魂魄俱丧,呆若木鸡,想逃跑却拽不动腿!三个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把她拖进一幢刚建好门未装的楼内,分别抓手揿脚,使之不得动弹,然后饿狼般进行轮奸。她竭力呼救,但黑夜之时,无人回应。她只觉得刀、枪、斧、钺在她体内切、刺、割、斫乱搅,搅得她五内俱翻,疼痛万状……全部竣事后,那三个家伙满足溢脸,一溜而散,不知去向。她身心备受摧残,无援无助,痛苦之极!她没有去报案,她想那些坏蛋已藏匿,报警也抓不着。她觉得此时世上最惨最不幸的人就是她!她欲哭无泪,悲凄不胜……

此后,她有了身孕。她在一家玩具厂做了一段时间,后来被炒,因常出废品,她出来时没拿到工钱。她想把孩子打掉,可做人流要钱,她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她找到一家欲招杂工的私人诊所,对那老板亦即医生说明自己无钱堕胎,愿在他诊所干杂活换取钱堕胎。那医生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笑了,说不用钱,现在就可以给她打胎。她高兴且感激,心里说终于遇上好心人了!然而在为她“堕胎”的过程中,那医生没有用什么器械,却用自身的家伙往她那地方弄。她吓得“啊”的大叫一声,慌忙提裤夺门而逃。从此她再也不敢去找什么医生……

后来她在一个电子厂找到工作,每天加班,时间不下15小时,支持不了几日,从前工作轻松,不能吃苦耐劳的她累得趴下了,而且情况大概与她在单位上整人相似,有些人明里暗里撵她走。她终于失去了这份赖以糊口的工作。

她在街头流浪……工作找不到,囊无半贯,她已有多餐没进食了,渐渐行动吃力,头晕目眩,身体不支,眼一黑,失去知觉,倒在路边……

醒来时,她已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一间九十多平方米的发廊。名为发廊,里面有一群年轻小姐却多过理发、美容工具。她们穿着过“露”,艳妆冶容,言行放浪,引人注目,都在不时“揽客”,搔首弄姿,淫笑浪声时起,谈好价钱,便先后跟人出去了——不多时就被“抢购”一空!

原来,她饿昏街边时,一流氓见她容貌姣好,能值些钱,于是顺手“拣”到以三千元卖给了发廊老板。

发廊老板见她衣衫不整,疲软无力,神志不清,料是没找到工作无钱吃饭饿的,此前曾有几位“发廊妹”,也是因找不到工作而流落街头不得己才“上”这儿来的。又见她姿容逾众,肌肤白嫩,将来定是一棵“摇钱树”,忙灌糖水给她喝,少顷她清醒了过来。发廊老板又弄粥喂她吃,半碗喝下,她缓过劲来。发廊老板甚是高兴,热情奉食,肴馔颇丰,招待甚周。胡强人饿惨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就狼吞虎咽,一大碗饭几个菜转眼“风卷”入肚,依然舔碗咂嘴。她以为是发廊老板救了她,心里对他很感激。

“喂!人呢?怎么没见一个?”这时,一手持“大哥大”的老板模样的胖子边嚷边大大咧咧撞入。发廊老板立即满脸堆笑出迎,说:“老板,真不巧!小姐都被人‘包’出去了……”

“这样……次一点的也行。”那老板问:“阿莺呢?”发廊老板说:“给某科长要走了。”那老板又问:“阿姝呢?”发廊老板又说:“被某处长接走了。”那老板接着又问:“刚来的阿丽呢?”发廊老板说:“她刚来几日,相貌虽较平,但大家都爱图个‘新鲜’,她昨晚先后接了二十几个客,‘劳累’得走路都不便,正要休息,这不又刚让某局长花大价钱弄出去了……”那老板说:“你处可是有三十多个小姐的喔,生意怎么这么好?”发廊老板一面骄傲:“当然啦!我店小姐个个漂亮又温柔,就是相貌较差的阿美,也比这条街十多间‘发廊’所有的妞儿漂亮!自然个个人见人爱,较为抢手啦!这不,今天又来了一个新的,貌妍肉嫩,可是‘鲜货’哟!”

“‘鲜货’?!”那老板眼睛顿时异彩纷呈,大为兴奋:“现在就给我!我加倍给钱!”

发廊老板说:“不行啊!这小姐脸有菜色,想来身体不适,暂不宜接客!”

那老板以为发廊老板卖关子欲多要些钱,说:“我再加六倍的钱,给八百!陪我一夜,可以了吧?”

“八百?!”发廊老板双眼放光,热情高涨,转头朝里间望胡强人时,她已进了厕所。

原来,胡强人听到他们谈话时,已明白发廊老板把她弄来这里的目的,心中羞且恨。其实她早已看出这是一“鸡窝”。所幸她脑瓜活,连忙躲进厕所,扯了一块卫生纸,以地上捡到的口红厚厚的涂上一片,再稍沾些水,那卫生纸便显出殷红一片,然后丢进便坑,先不冲涮,再打开厕所门。耍阴谋诡计,这是她的“强项”。想当年,她和矿长新婚之夜时,她怕矿长知道自己是甚货色,巫山云雨过后,黑暗中暗暗以事先沾上红药水的纸巾假意擦了擦尾部,然后丢在地上显眼处,再装作疼痛状抽搭不已,以假乱真,“玩”得矿长晕晕乎乎,真、伪不知,又是心痛又是左哄右劝,直至胡强人“破涕为笑”。她对发廊老板说:“我今恰下天癸……”好在她怀孕才三个月,体形无明显变化,外观还看不出。发廊老板向便池扫了一眼,果然,忙客客气气地对那老板说:“此小姐今天来了例假,真不巧!……过几日再来吧?我一定让她先侍候您……”那老板一听,转身走了。胡强人这才冲涮厕所。

胡强人曾多次想逃跑,但门口日夜都有人盯着,无法脱身。发廊老板看出了她的意图,警告她:“想跑?这条街自头至尾都有我的眼线,你就是进了派出所,我也能把你‘要’回来!你能跑到哪里去!”胡强人没法,只好暂且搁下逃跑的念头,待后伺机行动。

胡强人在发廊好吃好喝了数日,到第六天,发廊老板估计胡强人“妥”了,可以接客了,便要她开始接客。

胡强人心里虽紧张,但她是什么人,是耍阴谋诡计的高手!她提出了一个要求,说三分人才七分打扮,自己没有一件上眼的衣裳,要他陪她上街去买,要不然穿着寒碜,影响容貌,接客成功率就大大降低。发廊老板认为对,就带她到服装市场挑选衣服。走了一家又一家,胡强人均一一见嫌——

“这件套裙?呸!全然‘封闭’,点滴无‘露’,不能充分显示女性‘魅力’,何能吸引男子?!亏你还是珠围翠绕,粉黛丛中的发廊老板!”

发廊老板觉得有理,又到下一家挑出一件“露”的给她,胡强人又啐一口:“呸——!这一件露出了骨,女性的魅力,全在似露非露之间,若隐若现,含蓄一些,才有回味,像此‘显山露水’,叫人一览无余,一眼见底,没甚玩味,势致味同嚼蜡,谈何吸引男子!再说过于‘招摇’,易引起警员的注意。”

发廊老板又认为在理,又到下一家挑出一件既不“封闭”也不太“露”且价格低廉的给她。她一见之下,又大皱其眉,嫌三道四:“呸呸!这玩意儿尼龙性质,质地也太差,很不透气,穿着它一日接一个客犹可,要是接三、五个客,每接一次出一身臭汗,汗水捂体,无法排气,时间久了,必发恶臭,触鼻熏腾,入鼻钻心,催人作呕,还不把后来的客人吓走?这样还想再做‘生意’?!”总之发廊老板每挑一件,都被胡强人嫌得狗屎不值,搞得他晕头转向,脚已走软。胡强人这才笑着说:“市西头那个服装市场的衣裳可好了,穿着不隐不露,恰到好处,质量又好款式又新颖,穿着能增颜加彩,平添魅力,可深深吸引男士……”

发廊老板嫌路远不去。胡强人说:“去吧,带我去吧!等买到了合适的,我先陪你一夜……”边说边挽着他的臂膀对他撒娇献媚。

发廊老板眼又亮了,且她对“此行”似“熟门熟路”,见解独到,将来必是烟花奇才,柳巷人物……倘与她“珠联璧合”,同肩并进,财源必如水源源,大富易致……这一盘算,发廊老板欢喜同意。

就这样,来到西边一个偏远的服装市场,胡强人推测已出了发廊老板的“掌控”之外,随便说某套时装合适,趁他付款时一下没留神,悄悄一闪,冲出服装市场大门。胡强人到底精明,在出发廊前,她就在发廊里“捡”到一张百元票子藏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她此刻迅速掏出那钱,只一扬,呼啦啦一阵风,一群走摩托的蜂拥而来,齐声问她要去哪?她看准了一个年纪较大的中年人,量来他车要熟,飞身跨上,急急对他说:“快快快!能跑多远就多远,这一百块钱给你了!”那摩托佬一见“大”钱,如获拱璧,嘴裂眼笑,高兴得“呼”一下子把摩托飞一般开出,霎时不见了影儿……

胡强人才出虎穴,又陷入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无着,再去找工作,腹中胎儿渐大,人家见她是“大肚婆”,都不要她。在外头身无长物,寸步难行,可不能不吃饭,她起先碍着面子不好意思讨要,后来饿得实在顶不住了,她也顾不上脸面了,只得畏畏缩缩地向人乞讨,讨不到则从垃圾堆里捡些人家丢弃的残渣剩饭吃吃或捡些废品去换钱,勉强维生。孕期未满,她在一个破窑里娩出一个早了一个月的早产儿,体质差些,也还算健康。无人接生,生下后她自己随手拣到瓦片咬着牙切断婴儿胶带,就用旧衣上撕下的细薄布条捆扎婴儿脐带切口,以捡来的破旧衣裳包裹婴儿……地上血迹斑斑,狼藉一片……这时婴儿弱啼,瓦砾泣血!时已隆冬,外面狂风哀号,冷风里灌,冻得胡强人嘴唇发黑,索索发抖……凄惨景象真让人伤心惨目,不忍猝睹!胡强人孤苦无助,痛苦呜咽……那声音仿佛跌入冰窟中的野兽,悠悠哀号,阴森凄厉,瘆人心魄!

大人小孩都得吃,产后第二天,她只好拖着虚弱的身体,以拾荒维生。无本营生,这是身无分文者的最佳选择。说来也奇,胡强人与孩子一有身体不适,一顿饱饭下去,便啥事都没了。每当拣到一个塑料瓶或易拉罐,她都分外激动,比原先在单位时领到薪水还要高兴得多。一次她看到一辆停在路边的大货车下有几块硬纸片,心中狂喜——那可是能卖钱的,拣到同往日拣的凑凑,卖给废品收购站,至少也能为孩子换来一包米粉,兴许还能换得一包廉价奶粉,那自己的孩子,该有多“享福”!自己常处饥饿状态,体羸乳乏,孩子能胡乱填填肚子,就算是最大的幸福了!她双眼放光,钻进车底去拣。正在这时,大货车发动,她慌忙钻出,可迟了些,左脚还未完全抽出,脚踝就被轧断,齐刷刷连皮带骨碾断,伤口血肉模糊,断脚变为齑泥,惨不忍睹!大货车一溜烟跑了。她“啊!啊!”痛苦惨叫,数度昏死过去,而她那手,还紧紧搂着绑在怀里嗷嗷待哺,哇哇啼哭的孩子!以前胡强人挖空心思整人,丧尽天良,而她对自己的孩子,却无比疼爱,竭泽母爱,“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熟语,看来无论坏人好人都适用。

从此,街头巷尾,村前舍后,人们常可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拄拐女人,一边拄着拐,一边怀抱婴儿,形容枯槁,跛行艰难,沿途丐食。残疾人还带着幼小孩子,艰难过活,弱者人怜,人见同情,均为叹息,或一、二元,或五、十元施舍她。每当饥肠辘辘之际,胡强人就不由想起在单位时的安乐,生活的丰裕,生日宴的丰盛……可这一切,都已云逝,后悔何及!

无巧不成书,有一天,胡强人竟然讨要到某村李堂的家门口。李堂因夫妻不睦,没甚感情;没有情爱,无家庭温暖,他的病一直到老没有好过。他这时正在门口形单影只,孤孤凄凄地呆坐着,夹着的烟燃到指头上也浑然不觉,依然时不时突然发笑。勿抬头望见她,只见她变得瑟缩怯懦,面顑色褪,形销骨立,苍老如妪!李堂辩认半天,才认出来,还记得是胡强人,吃惊地说:

“原来是你?!”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