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裁员”之 四 裁

2019-4-18 09:09|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28| 评论: 0

矿上还得“裁”减一人,这次要“裁”安检员。胡强人自然而然盯上了范慧姑娘。

芒刺在背,聪明伶俐的范慧,当然有所察觉。她深知被她盯上后的后果,顿觉脊梁发凉,吃惊不小,眼镜险些跌落。但她很快就镇静了下来,不动声色,依旧与胡强人说笑,反似比往常更加亲热,就像亲姐妹,胸无宿物,不存芥蒂。这使胡强人觉得,她比前几位好对付得多——黄毛丫头,天真稚儿,乳臭未干,倾之容易!

适逢胡强人过生日,宴会定在晚上矿部食堂。那晚灯光特亮,辉映四壁,光芒溢室。范慧深知胡强人的好恶,迎合她的口味,备了丰盛礼物前往祝贺。那生日蛋糕范慧买的特大,下垫厚实蛋糕,上铺数层雪白奶油,分六层逐级而上,象征“步步高升”,顶层饰以樱桃、菠萝、猕猴桃及数种瓜类,或丁或片,或青或紫,繁似朗星,点缀得花红柳绿,五彩斑斓,悦目怡人。范慧还给胡强人买了一套昂贵的高级美丽桃红套裙,款式新颖别致,穿在身上,丑女变靓,长相平平的女子穿上,更能增色,堪称漂亮的胡强人穿上去,当然锦上添花,越发显得艳丽多姿,妩媚动人。取镜上下前后打量,亮丽而添气质,超尘拔俗,灿然夺目!把胡强人乐得合不拢嘴,喜之不尽,“亲妹妹”叫个不休。心里反而生出一些不舍来:尚不裁员,对自己这么好的人留在身边多好!

参加胡强人生日宴会的人较多,酒席五桌,矿长在一桌陪各班、组长,胡强人带着儿子在另一桌陪范慧和其他女子。每人都美言频进,各致祝辞,然后同唱“祝你生日快乐”。众星捧月,胡强人格外高兴。酬酢数巡,几杯落肚,愈是使人兴奋,宴会更加热闹了。

范慧年虽廿,可练达世故,有些城府,遇事不形于色,善于晦迹。她殷勤给矿长的儿子夹菜进蛋糕,力夸其小小年纪长得高又帅成绩又好,脱颖于众,真是龙驹凤雏,人中骐骥,异日定是栋梁之材,国家桢干!

溢美之词,入耳怡心。听得爱犊情深的胡强人喜笑颜开,浑身舒坦。范慧又说,自己知道矿上将裁员,哥哥能干,在家乡办厂,员工有一千多人,哥哥厂子忙,叫她回去帮忙,有个车间主任的“空缺”由她顶上。

胡强人听了范慧的话,松了一口气,对她更为热情,侑觞不迭。范慧又对胡强人说:“姐姐安检工作做得很好,慧眼识疵,屡纠隐患,工作能力超我百倍,安检员要‘裁’去一个,我一百个甘愿退出双手让给姐姐。且您贵为矿长夫人,此职位非你莫属!我得回去帮哥哥的忙……”

胡强人心里高兴,放量喝酒。

范慧趁着醉意,接着说:“更叫人敬佩的是,姐姐胸有丘壑,腹蕴机谋,高瞻远瞩,一心为公,指挥工人安全生产,井井有条,工人无有不从,尽皆钦服,由此可见,姐姐极有领导才能……更兼姐姐身出院校,‘硬件’显赫,才识过人,是巾帼豪杰,女中尧舜,日后矿上有了大任务,工人增加,景况向好,姐姐必腾翥而上,振翮高飞,少说也能弄个‘矿副’当当……”范慧一席话说得胡强人满心欢喜,受用不尽,酒未足而心已醉,意兴益高,于是更是走斝传觞,迭相对酌。胡强人不觉又多喝了几杯,酡颜上脸,酲态渐生。

范慧姑娘继续说:“……矿长得一能干助手,飞熊梦谶,虎身生羽,届时,你们夫妻互相配合,龙翥凤翔,桴鼓齐鸣,相辅相成,事业必能蒸蒸日上,日新月异,有利国家,福泽职工……”把胡强人奉承得心花怒放,飘飘欲仙,一高兴又多干了两杯,不觉耳热眼饧,醉眼迷离,七倒八歪,从座位上滑下,被范慧姑娘饴围蜜绕,迭声“姐姐”扶归上床歇息。少顷胡强人就鼾声雷响,呼呼入睡。

范慧回到食堂。主角已退,席终人散。范慧悄悄把矿长拉到一边僻静处,声对矿长说:“我有个惊天秘密要告诉您!”

矿长莫名其妙:“什么?”

范慧郑重其事地说:“我有可能被‘裁’掉……不久可能离矿。这个秘密,我在走之前向您报告……”

矿长见她一本正经,不像喝多了或开玩笑,猜度问题不小,严肃地说:“请说!”

范慧说:“您不觉得你儿子身上有些异样吗?”

矿长说:“很好啊,没什么异样!”

范慧说:“你儿子是很好,可他是六指!”

矿长说:“六指那是天生的,没什么奇怪!”

范慧进一步启发:“从遗传学角度来说,子女身上的特征,是由父、母身上遗传下来的……你儿子左手有六指,你手上有吗?你老婆有吗?‘远’一些来说,尊椿萱有吗?其怙恃有吗?”

“是呀!”矿长以前看到儿子是六指,也曾产生过疑问,可转念一想,认为那是偶然亦有可能。现被范慧点破,若有所悟,重视起来,不过口说无凭,没有确凿的证据,处事慎重的矿长是不会完全相信的。他试探地问:“你的意思是……?”

范慧便把胡强人怎样和司机苟合,被李堂撞见,李堂泄露给周见,周见又透露给王仁等说了一遍,然后说:“因为李堂、周见、王仁知道内情,故遭到胡强人的忌恨,先后被‘算计’,他们三人在精神上饱受折磨,忧惧成疾,被逼得死去活来,无法立足,率先‘下岗’……”范慧说完,又强调:“千万别让人知道是我说的啊!”

胡强人不但人偷腥,最让人气愤的是还“坏”了矿上几个生产能手!矿长不胜愤恨,恨不能把胡强人拖出去,踹进深渊!可领导毕竟是领导,讲究充分的证据,他不鲁莽,镇静了下来,不动声色。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对胡强人说,儿子近视日重,要带他到市里去验光配眼镜。胡强人还未睡醒,星眼朦胧,含糊答应后又睡着接着作昨夜的升官发财梦……

矿长带儿子去做了DNA,结果掌上之玉,非蓝田所出!平时没注意,矿长细观之下,这才看出孩子形似司机!矿长几乎气炸了肺,恨不得把胡强人、司机一顿乱棍砸碎!然而领导有领导的风度、作风,他没有怒吼发作出来,而是强压怒火,把孩子带回。

没多久,矿长就与胡强人离了婚,孩子判归胡强人养。司机、胡强人正式被“裁”——俱各下岗。下岗后生活压力大,胡强人只好把孩子给了没有男孩原本想要男孩的司机。矿长做这一系列事情,不像胡强人那样阴暗曲折地把人整得七死八活,他通过正规途径,法律手段,办得很干脆,并且光明磊落。

胡强人下了岗,那安检工作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由范慧负责。范慧工作得很开心。她说,她哥哥厂里工资虽高过矿上一倍多,还有那许多人想得而不能的车间主任职位,但她舍不得丢下自己所学的专业,舍不得离开矿山。是虚是实,笔者无意考究。再后来,矿上无采矿任务,人浮于事,大半人下了岗,多外出打工谋生去了,宽阔的矿区院内变得空荡荡的,热闹不再;矿上食堂断了炊,矿区内人烟稀少,树木凋零,杂草乱生……逝者如斯,往事烟散,往年的热闹繁华景象,不知要过多少年后才能恢复?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