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裁员”之三 裁

2019-4-18 09:11|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28| 评论: 0

“裁”掉两个,还要裁。泄露胡强人丑闻的大致就剩下王仁了。胡强人的目光又落在了王仁身上。王仁心悬了起来,七上八下。

想到李堂、周见的下场,王仁不寒而栗,忧心忡忡,又发觉胡强人那阴毒的目光,老在暗中盯着自己,无时不在。他知道被胡强人“盯”上的是什么后果,他越想越怕,日夜惶惶不安,寤寐不宁,无时不忧,导致失眠多梦,噩梦迭生,常在梦中惊醒。

一天晚上,王仁又作了一个噩梦,梦见胡强人变作一个巨如汽车的大乌龟,舞爪张牙,鸱目虎吻,猇声狺唳,呼啸而来,把他按在地上,爪一抓,衣服粉碎,血痕条条,嘴一龁,格格乱响,骨肉醢为齑泥,几口下去,全身眨眼体无完肤,手折足断,血肉模糊,惨状恐怖之极!惊醒后已是冷汗淋漓,遍衣洇湿,犹惶恐不已,余悸久久不消。从此他行走坐卧,都禁不住想起那乌龟,惧怕乌龟。不知多少次想忘掉它摆脱烦恼缠绕,那乌龟却去而复返,无时不在脑际,时时刻刻在“爬行”骚扰他,搅得他忐忑不安,六神无主,寢食不宁,睡眠殆废,忧惧日增。

一天,范慧姑娘从山中小沟捉来一个乌龟,养在面盆里,以筷搦龟,那乌龟很凶,四爪乱抓,伸头狂咬。

王仁一见,顿时吓得手颤足抖,声色俱变,语不成调:“这东西……快……不是好东西……快快扔掉!!”

王仁怕乌龟,又被胡强人看在眼里。她是个很会抓时机攫住别人弱点顺势整人的人,“这一点”又被她牢牢捉在手里。

范慧见王仁怕乌龟,就扔了。却被胡强人拣回养在金鱼缸里。王仁的寢室就在矿长夫妇对门,近在咫尺,开门互见。胡强人常把养着乌龟的玻璃缸搬在门口凳上,好让王仁人龟常相见,却说是给乌龟晒太阳。那乌龟时而伸头缩尾,时而四脚乱爬,时而张牙舞爪,蜂目豺声,狰狞可怖……王仁每次出门或回来望见,必吓得目瞪口呆,心砰砰乱跳,经常如此,日积月累,竟致见龟奇惊,张皇失措,“张口结舌”,就连提起“乌龟”二字都害怕得要命。胡强人偏端着乌龟在他面前摇来晃去。弄得王仁出入畏首畏尾,心惊肉跳。胡强人得意地笑了。不知为什么,一看到胡强人,王仁就想起乌龟,一想到乌龟,就不由得高度紧张起来。连睡梦中想到乌龟,都会惊醒,吓得满身大汗,整天神经绷紧,慌里慌张;食不甘味,寢不安席,只要一合眼,就恶梦连连。这样的日子,让他极感难熬,度日如年!

王仁有了这些异样的“症状”,只要他一出现,胡强人就在王仁背后指指点点,挑眉努眼,向众人意示“这人神经”,还在大门口等公众场合聚众讥笑他。当他看着她时,她即时换作满脸笑容,却从腋下暗中用手指指他朝人“意示”。王仁感觉到,她隐藏腋下的手指就像一把利刀,凌迟似的从他身上一刀一刀慢慢往下剔肉;又像被锅蒸油煎,浑身肉爆,片刻难熬!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上的创伤,更痛苦百倍!胡强人深谙此理,“这样做好玩又有趣又有噱头”。“五·四”青年节时,团委组织团员到当地风景名胜区去旅游。节日人多,游人蚊行道上,逶迤之路,黑鸦鸦似长龙盘旋,“极天际地”。胡强人在地摊上买来乌龟小饰物,挂在钥匙圈上,拈在手中,在王仁眼前不时摇晃,玩得那乌龟不停的摇头摆尾吓他。她当先登高,不但向同行者还向其他游客人众“指点”王仁有“神经”。于是众人包括许多陌生游客都驻足朝他注视,山上山下,前后左右,挨挨挤挤,成群成片的人好奇地拿怪异的目光看他,就像看怪物那样——不断加强他“疾病”的信号,某些“气功师”的“暗示法”促使“自发动”被胡强人移花接木灵活运用到他身上,倒也十分“奏效”。王仁更加恐惧,神慌言乱,“症状”越发“明显”了。胡强更是得意。自己“有病”——这给王仁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惧龟心理愈增。

胡强人一得隙就到处大肆“宣扬”王仁“有病”,使众人一齐“努力”,继续不断加强他“疾病”的信号,以得“巩固”。用心极险,手段极黑,王仁觉得,原来胡强人就是乌龟!不过她比乌龟更可怕!他越发惴慄,无心游览景区美景,回来后立即申请退团,也到了退团年龄。他并非认为团组织不好,而是某些像乌龟一样的人弄坏了团组织形象,想尽办法整人,参与也没意思。况且和那类人在一起,将有更多的烦扰,不尽的恐惧!

王仁从胡强人脸上的表情觉察到,“这乌龟”无时不想害人。因而更为忧惧,焦虑过度,茶饭无味,睡不安席。坐在食堂用膳时,胡强人每次必不时从嘴里溜出“龟”字来,如龟儿子、龟孙子、乌龟王八蛋;龟肉鲜美、龟蛋好吃、小乌龟可爱;哪里哪里又发现了大乌龟,还咬伤了人,弄得“哗哗”血流不止,等等等等,好使王仁闻龟而惧,显出惊慌失态样,引众发笑。多有人阿附之,于是众人言必谈龟,“龟”声迭起,嘲笑时生,弄得王仁更是闻“龟”失色,心慌意乱,三扒两拨草草吞下饭,多是再也吃不下去,也吃不出饭菜是啥滋味,赶紧离开,就这样饭常不饱肚,几乎每餐如此。现在穷人乃至乞丐,尚且有顿饱饭吃,而他,堂堂七尺之躯,国家工人,在精神上被人“蹂躏”成狗都不如!他不禁萌生“不如归去”的念头……

元旦会餐。王仁和矿长、胡强人、范慧等人坐在一桌。酒席颇丰,水错不乏,佳肴盈桌,甘醇溢杯,旨酒散馥;四座谈笑风生,笑声频起,觥筹交错,饮啖甚欢。桌中间那盆汤热气缕缕,香味浓郁,还有青菜点缀,油绿可人,更是吊人胃口,勾人食欲。王仁爱吃青菜,夹起几根青菜美滋滋正欲朵颐享用,哪料从汤下赫然泛起一只小碗大的乌龟来!那乌龟长伸利爪,龇牙咧嘴,丑恶可怖。惊得他瞠目结舌,心中鹿蹿,额滚冷汗,手颤失措,箸落地上。

胡强人拿起勺子,一勺又一勺地往王仁碗里舀那乌龟汤,还笑容满脸,和颜悦色地说:“来来来!小王,辛苦工作了一年,身体消耗不少,喝喝龟汤补补身子!这乌龟汤作用可大了,对神经衰弱,失眠多梦等有很好的辅助治疗作用,多喝还可强身健体,滋阴壮阳,裨益匪浅!”众人连声附和喝龟汤好。唯范慧不声不响,她对胡强人这种阴毒的整人手段很是痛恶,但她没表露出来,只匿于心里。

王仁瞪眼望着自己碗中的乌龟汤,更是惊骇,脸色惨白,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竭力镇定了一会儿,说出的话也语无伦次,结结巴巴:“不……不不……!我……我……不爱喝……!”

看到王仁被吓得声、色俱变,这又将成为人们闲谈时的“有味”笑料,胡强人更觉有趣,更来劲了。她从桌子底下分别向众人“踢脚”,意示王仁“病又发了”。在座的大部分要讨好官太太胡强人,都互相意示,弄眼挤眉,交头接耳嘁嘁喳喳议论讥笑他,众人多脸显鄙弃。一时间一室都停筷止杯,有的一声不响斜着眼鄙视他,有的把眼睁得牛卵大,要从他身上寻出新的“异样”来,好为日后茶余饭后添加“笑料”。就是平日一起玩的张三,王仁强作镇静与他说话,他此时也全不像平时的亲和样,一丝无笑,不吭一声地盯着他,看怪物似的,还有李四、曾五、练六……他的一举一动,甚至细微末节的表情,都在人们的“监视”之中,人们都想从他身上看出更多的异样来,以资笑谈。惊弓鸟怵,他在众目包围下,恍被龟逐,显得更为局促,惧怕,浑身直冒冷汗,手脚慌乱,特别难熬,真想地下生缝,好钻入“避难”!

矿长见状,连忙暗示众人别再刺激他。矿长没有作声,只用愠怒的目光四扫了一下,众人便俱各收敛噤声,吐舌缩头,室内一下子“偃旗息鼓”,风平浪静。矿长又命令赶快撤去那汤,换上别的汤。胡强人唯唯诺诺,殷勤照办,亲入厨房安排。

王仁心中稍安。

众人纳罕:惧龟成疾,世上还有这样胆小狼狈的人!

过了一阵,胡强人亲自重新端上来一盆汤。那汤中仍然有青菜覆饰其上,绿得可爱,惹人发馋。王仁想吃青菜,又伸筷去夹,一夹之下,岂料又陡生风波,那汤中又高高冒起一物。

“啊——?!”王仁吓得惊呼失箸,心惊胆寒,面无人色,冷汗复出,浑身发抖!

原来那汤中泛起的不是乌龟,而是四足长伸,大张其口,凶相毕露同刚才的乌龟一样大的王八(鳖鱼)!乌龟王八,从来名字常相联系,相貌类似,一样凶恶,是一路货色!

矿长怫然作色,喝令胡强人:“快把这玩意端走——!”

宴席不欢而散。

王仁仓惶“逃”回宿舍,关上门,放开喉咙“啊!啊——!!”大叫,声振屋宇,惊动四邻。他为自己这样怕龟而痛苦、苦恼万分!一躺上床,稍一合眼,他就见有许多巨型乌龟铺天盖地,狺势猇声,张着血盆大口扑来,如此“惊吓”不断,无时不惧,郁结磊叠,忧虑愈深,弄得他极其焦虑,坐卧不安,“病症”日重,夜里根本就无法入睡,数月以来,无论吃什么安眠药,亦都无效,导致了严重的失眠症——彻夜失眠。医生对此“顽”疾,束手无策。他为自己有这“顽症”而极端懊丧、痛苦!

“矿上得力干将,别又‘坏’一个!”矿长着急,吩咐矿医带王仁去检查,及早治疗。结果诊断为严重的焦虑症,须住院治疗,坚持服药,病情方可稳定。矿长一听,连声叹息:“可惜了!可惜了!又‘折’了一个!”那心痛样儿,不亚于宋江损将。是呀,目前虽说要裁员,可世事难料,以后另有大量掘矿任务下来的话,人才星散,像这样工作踏实肯干兼有实际经验的技术人才仓促间到哪里去找!

王仁在县城开精品店的对象闻讯赶来,认为王仁“没什么大不了”,硬是拽住准备入院治疗的王仁,死活不让他去住“那”院!得知有人欲撵他下岗,她说:“不就是下岗吗?跟我走!我就不信找不到饭来吃!”

王仁还在犹豫,他对象说:“岂不闻人、鬼各域,熏莸异器,走出樊篱,定是一片新天地!”又语重心长开导,甜嘴蜜舌安慰,使他放心跟她走。

王仁也觉得,自己的命运,这时没有操在自己手里,而是被人攥在掌中,拿来捏去,随意左右,最终就是李堂、周见的下场,与其如此,不如毅然决然,走出人家的掌中,摆脱那恼人的精神“囹圄”,或许会“柳暗花明”……

向矿长告别时,矿长对王仁抚背拍肩,又紧紧握住王仁的手,许久不放,殷嘱:“好好调养身体,待以后有了大任务,还得你们这些有实际经验的人上,切记切记!”

王仁随对象走出矿部大门,这时没有阳光,感到此时的天,是分外阴沉加浓重的灰色。自己是被人从精神上逼出单位大门的!他不由得怒从心起,冲着单位大门大声吼骂:“你们心没用在工作上,却专从精神上整人,搞得矿上精神病患者’日增!什么国营单位,简直是‘精神病制造厂’!!”

胡强人这时候当然不怕他“抖”出“其他”事来——谁会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

王仁的对象把王仁安顿在店里。王仁余悸顽存,精神异常,整日惶悚,竟夜失眠。可王仁的对象没把他当精神病人看待。这一点对王仁非常重要,以至可决定其“生”、“死”,至少没有给他施加心理压力,精神上没有增加负担,使他心情稍安定。她对他十分体贴,每餐势汤热饭,香甜可口,多有温言宽譬,闲时更是柔言频吐,爱抚有加;那货架上所有乌龟、王八之类的玩具、饰物、图片等有可能对他造成心理压力的东西,她全悄悄收拢丢掉……有人见他“谈龟色变”,很是好奇,故意大谈“龟事”,都被她背地里痛斥之,故无人敢在他们面前谈龟说龟……她把他当人看待,更主要的是格外尊重他关心他,他很感激,从心里感激!

王仁欲吃精神病院开的药,王仁的对象一把夺过,连同那一大包医嘱应坚持吃病情才会好转的药悉数抱出去扔进垃圾堆!她动作十分干脆,表情非常坚决,说:“你根本就没有病!吃什么药!”

她的话说得极其果断、坚决,没有丝毫虚假成分!顿时,压在王仁心上很久的巨石——自己“有病”,忽被卸去!王仁破天荒感到轻松异常,精神爽朗,当夜他就安然入睡,久困淹滞不愈,相当顽固的失眠、焦虑症,居然去如抽丝,不药而愈!

王仁精神很快恢复,身体日好,与对象结了婚。两人情投意合,一气同心,潜心买卖,生意做得很红火,那收入,高出在单位的工资好多倍,喜得小两口又抱又笑偷着乐!之后他们事业有了发展,还开了两间分店。

光阴似箭,不觉年余,又有“奇迹”出现,王仁不但不怕乌龟了,妻子坐月子体虚,王仁听说龟汤大补,竟然还上街买乌龟给她补身子!那乌龟有两斤多重,后壳洞穿被绳扎牢,王仁提在手上,乌龟张牙舞爪,头疯狂伸探,霍霍作响要咬人,他也不怕,晃晃悠悠地提着,视若无物,镇静得很……他还毫不惧怕地亲手杀龟炖龟汤侍奉妻子吃……他想,乌龟到底是被人攥在手里……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