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裁员”之二 裁

2019-4-18 09:12|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34| 评论: 0

“裁”掉一个,还要“裁”3——4个。心存怨恨的胡强人又把目光落在了周见身上,知道“内幕”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是“定时炸弹”,留在矿上始终是“祸害”。

一次午餐时,周见在矿井口旁生火烤带来作午餐的馒头,烤着烤着,风云突变,一阵大风刮来,火舌乱舞,薪火吹飞,引发山火。周见大惊,心急如焚,拼命扑火,众人也一齐动手,但燃烧甚速,扑救不及,须臾火势猎猎,势若倒海,燃爆毕剥,连串珠响;烈焰冲天,火光通天彻地,飞灰蔽日,熊熊烧去数座大山。惹怒当地老百姓,整村人围住矿部,汹汹要抓“凶手”治罪。吓得周见躲在房里不敢出来。周见平时工作积极,踏实勤劳,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矿长爱惜工人,出面曲为斡旋,费尽唇舌,最后赔款方平息此事。

因而矿上怨声载道,啧有烦言。众人一看到周见,就责备他把农民的几座大山烧了,害得公家赔了这么多钱……此类责怪之事持续不断,只要他一出现,就遭言围语绕,群声乱噪。周见“四面楚歌”,形同茧缚,烦而害怕,惴惴不安。往后訾议不减,聒耳益甚,周见更是不安,坐卧不宁。日久变得精神颓萎,心灰意懒,整日缄口不言,惧于出门招来“非议”,总是茕茕独处室内……

那场大火,给周见刺激太大了,每天夜里,他都恶梦迭生,“火烧”连山……这使他极为害怕,老是担心会再来一场大火……他一看到小孩玩火,想起燎天之焰,就大惊失色,忙扑上慌手乱脚扑灭,心砰砰乱跳,紧张得要命!上班用餐时他从此不敢再生火烧东西吃,情愿吃冷食;别人在矿井口生火烧食物,他忧惧火灾,唬得脸无人色,像热锅上的蚂蚁,五内俱焚,手忙脚乱急速扑灭。忧火惧火至深,日夜不宁!以致人家一提到“火”字,他都脸色骤变,提心吊胆,手足无措。去上班时,有人故意说路上起火了,他吓得不敢前往,绕而走……

胡强人看在眼里,心中暗喜:他如今怕火,就连提起“火”字都害怕,哈哈哈……

一日在矿井口和范慧同是安检员的胡强人热饭故意积薪成堆,烧旺火弄得烈焰升腾,火星四溅,火舌横飞,火势汹涌。周见一见,感到“大祸(火)”临头,胆战心惊,也不敢去扑火了,拔腿没命跑回家犹两股乱战。

每次上班用餐时在矿井口边热饭,胡强人都多添柴烧大火,又“火上浇油”,以使火更猛烈,还不时拨弄,搞得火苗乱蹿,满地尽滚,势将燃山,如此屡次,日日“火势焚心”,弄得周见越发恐惧,心如油煎,整天惊恐不安,草木皆兵,最后躲在房里,不敢再去上班。

矿上开会,大伙儿都到齐了。周见不来。矿长遣人去叫,周见还是不来。矿长亲自出马,到周见住处苦口婆心,和蔼可亲安慰了他好大一阵,然后谆谆告诫,温言劝慰:“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要再想他!小周,那次属于天灾,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要放开心,像从前一样上班积极,早出晚归,继续努力工作,争取明天更美好!”说完又拍肩抚背,又关心地替他拂去身上的尘灰。周见感动了,矿长再细声和气劝他去开会,路上还对周见搭肩拉手,殷殷致嘱。

矿长的话入耳宽心,周见点点头,心里安定了一些,跟矿长来到会场,在一个角落蹲下听矿长作会议报告。矿长作完报告,请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谈对以后工作的建议。

胡强人抢先发言:“……只要我们都怀着一颗火热的心,火红的太阳一升起就火急投入热火朝天的工作,小伤小病不下火线,火轮西沉后才下班,异日劳动成果必然像火红的硕果,累累大片,火速红透半天,届时,矿上获得火红的锦旗,先进工作者获得火红的奖状,上级嘉奖,报上名扬,电视火播,那我们矿能不火爆,‘熊熊’日上吗?”

本来经矿长开导,加上认真听矿长的工作报告,注意力有所转移,周见对“火”至少暂时“淡忘”了,不料胡强人一大串“火”机关枪喷火般来,早已触动周见敏感神经,他闻而失色,不啻炭中加薪,又很快“燃”了起来。他觉得胡强人那些话像团团火焰,不断扔在他身上,叠加没人,“烧”得他皮焦肉烂,动弹不得,无法喘气……

周见芒刺在背,惊恐万状,片刻难熬,额上冷汗连串豆下。众人见状,互递眼色,窃窃私语,嘲笑四起,连“神经”,引得一堂尽嗤。胡强人暗笑:好有趣啊!其中只有范慧等人不参与这种“践踏”活动,她内心还对胡强人的行为大为反感!

曾有个精神病患者,对戏弄他的人恨之入骨,棍棒乱打,打得那些人头破血流,落荒而逃。周见这时候真希望有这样的“英雄”出现,把胡强人如此阴毒的人一顿乱棍砸死,以解心头之恨!

矿长怜悯周见,怒视胡强人,“砰”一拍桌,众吓一跳,一堂尽噤,鸦雀无声!

矿长心中不悦,喝了几口茶,烟瘾又上来,身不由己掏出香烟,再摸口袋,却无火柴。

胡强人即刻从身上掏出打火机,做出夸张架势,嗒嗒连声打着火,使火着了又灭,灭了又着,倏明欻灭,明灭交替,那火苗疯狂跳跃,蛇舞不已。估计已把周见吓得半死,胡强人才凑上前为矿长点火。矿长深深吸了一口烟,脸上这才显出一些满足与惬意。人们都说,夫人随时侍候,应时供须,矿长夫妻感情更加如胶似漆了!

周见一见有火,那火还在胡强人手上不住狂舞,看到妖魔鬼怪一般,臀不贴凳,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啊”的恐怖地大叫一声,惊“逃”回房,以被捂头,瑟瑟发抖,闭门不敢出来。

矿长赶紧扔掉烟头,踩灭,后悔不迭,说:“唉!烟瘾一来,我竟忘了这一茬!得,以后把烟戒了!”之后他真的把烟戒掉了。矿长当即在会上宣布:以后谁也不许在周见面前提“火”和用火,总之不要再以“火”刺激他,否则以违纪论处!并提前散会。

胡强人四处散布周见发了神经病。周见在场时,她则在一旁向众人挤眉弄眼,暗示、背指他有“神经”。很快,不但矿上的人,就连周围村庄上的老百姓也都知道了周见“神经”。在现实生活中,倘有人说某人有神经病,人们的目光便忽地变得异样起来,只要你一出现,就把你当成那类人看待,甚至众多目光就像无数缧绁,把你网裹一起,困在壶中,叫你无法挣脱“精神枷锁”……那怕你很正常,好事之徒也要从你身上“搜”出“异样”来,变为“笑谈”,立即推波助澜,两说成斤,猫说是虎,传得满城风雨。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流言可毁人,以致说你是神经病你就是,你不是神经,也能让你“变”成神经病,设或你性格内向,那就更容易被“设计”了。周见受尽这种煎熬,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愿上班。班、组长百般劝慰,并吓唬他再不上班就算矿工,旷工多了就要被开除等他都不怕,就怕那“火”……

矿长向来关心职工疾苦,周见硬是不愿上班,他也无可奈何,也不便在周见面前发火,有火只在其他场合发。胡强人被矿长好一顿火铳:“明明知道他受大火惊吓过度怕火,还在他面前尽提‘火’用火!!往人家伤口撒盐!为了挖到矿,他们长期工作在井下,常受塌方、瓦斯等的威胁,而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排除险情后又迅速投入艰苦的工作,从无怨言,更无索取,工作起来生龙活虎,尽心竭力……这就是咱们的矿工兄弟呀!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能那样胡来了!”

胡强人低着头,小声说:“我知错了,立即就改。我马上和王仁去安慰他!把他劝好了,使之照常上班。”

矿长犹自生气,过了好一会儿才默默点头。

胡强人与王仁去到周见宿舍坐下。王仁紧挨周见坐着,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温言暖语安慰他。叫他别担心,放宽心等等。

胡强人轻声细语劝周见:“小周呀,过去的事,其实并不可怕……事树立信心,坚强起来,我们大家都希望你好……从明天开始,就去上班吧,啊?要不然矿长就要发……”她差一点说出“火”来,连忙捂嘴咽语,只用手做了个火焰升腾的模样。

那不是“火”吗?胡强人可是随时都能生出“熊熊大火”来!周见立刻又紧张起来,如坐针毡,战战兢兢,几欲“避险”。王仁拉住他,一手轻拍他肩膀,一手轻抚他手背,以使安定。

“是不是井下工作太辛苦了?”胡强人一脸关切,说:“的确,矿工在矿山行业算是最艰苦的工作了。长年工作在井下,危机时有……夜里人们在被窝安恬入睡,矿工们却在阴冷潮湿的井下工作……其中艰辛程度,难以言尽……小周呀,你的身体我看比以前差了好多,要保重呀保重!……”

胡强人这关切的话语,口气慈和,让周见多少有些定心。

胡强人接着又说:“你现在身体虚弱,我看难以胜任矿工工作。我对矿长说一声,把你调到较为轻松的部门去……有了新的岗位后,你可要安心工作,按时上班,不能缺勤,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周见呆头呆脑想了片刻,轻轻点点头。

胡强人问王仁:“现在比较轻便,少奔波的工作是哪种?”

王仁说:“抽水、收发、仓管。”

 “这些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都有人做,不好撵人走,得另想办法。”胡强人脸显为难,想了半晌,又沉吟片时,目视周见,说:“有了,伙房!这工作不用下井不受日晒雨淋,较为轻松!炊事员老徐下月要退休了,你去接替他,我叫矿长安排你到伙房工作!”

伙房——?!周见一听,吓了一大跳:那不是火多的地方吗?!煮饭要用大火,炒菜应用烈火,熬汤常用猛火,就是电扇、冰箱、鼓风机等电器设备线路短路了,也会冒出惊人的火花来,这是火特多的地方!突然像一道火龙似的闪电击来,周见头轰的一声,惊得脸色惨白,魂飞魄散,甩开王仁的手拔腿就跑。但房门不知被谁反扣了,出不去,周见如鼠困窟,仓皇四窜,可小小房间,无处可藏,周见钻入床底,抱头慑伏,不敢出来。

王仁见此情景,心想:胡强人这些手段歹毒之极,委实可怕!不禁毛骨悚然。

胡强人表面关心周见,暗中却不断使坏,只要周见一出现,她就在背地里向人“意示”——颐指手点,“飞眼”踢足,百状俱出,当他看着她时,她当即敛手对着他脸显温和笑容,腋下犹趁他不注意指指戳戳,目的全是向众人意指他“神经病”。众人会意,互递眼色,相觑窃笑,有时还引得好奇者纷往围观,当地老乡也弃锄撂活往窥,人越聚越多,看怪物似的将他围在当中,群人辐辏,密似鳞集,环若墙堵,讥笑、起哄四起。他愈加惧怕了,从此更是不出门,死活不肯去上班。

周见在县城工作的妻子来见他精神面貌与前大非,清癯落泊,神态慌乱,情绪低落,俨然槁木死灰,一副怯懦无能,日薄西山样,就连到食堂打饭都发憷,就变了态度,瞧不起他,甚至与胡强人互相暗示,笑他“神经”,冷嘲热讽。周见心里嗖嗖发凉,身体仿佛飘荡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随波沉浮,身边淼淼尽水,旁无一物,就连一根救命稻草都没有,无籍无倚,他彻底失望了,任由自己在茫茫大海中沉沦……

最后,周见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是“恐火症”加“自闭症”。因此,周见自然而然又是“下岗”了。

周见出院后,自己要求回老家休养。临别时他对送他上火车的矿长说了一句比正常人还清醒得多的话:“生活中只要有一个坏人捣鬼,你就别想过好日子,与其在这儿受折磨,还不如早些离开……”

矿长深情地紧紧握着他的手,久久不放,款语温言,连嘱“保重”,“养好身体尽快归矿”等,心里却连连叹惜:可惜了,可惜了!工作好手,矿上梁柱,又“去”了一个……

后来,周见的妻子和他离了婚,仅一儿子,被她带走,未再娶,他一直到老都惧于闻“火”,不敢用火,不敢生火做饭,生活由其兄弟子女照料。长年累月,日里夜间,他都呆在家中,不愿干活,不愿出门……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