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听枫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枫散文网 听枫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裁 员”(中篇小说)

2019-4-18 09:17|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52| 评论: 0

“裁员”之 

 

古时富整贫,强整弱,旧时地主资产阶级整平民,文革时许多人借势整人等等事件或故事,都是以强整弱、凌弱、、废弱等,大致同出一辙,千年一模,大家多有所目睹或耳闻,然而,改革开放后的某些人的整人方法,“花样”又自不同,另有“新招”,“别具一格”。本文所说的,是前无古人的“整人”——“裁员”的故事。

矿长事冗任重,终日忙于工作,下班之余还操心职工琐事,痌瘝在抱,奔上忙下,晚上一进家门,就疲惫不堪,再无余力他顾,自顾鼾睡,夫妻雅乐,恝置一边。妻子胡强人含情示意,三番五次“暗示”,矿长老是推“明天”,明天又推“明天”。可他没有料到,自古至今,历来出墙红杏,不安于室者,主要皆为夫妻性事未得饫足,而致渴极思饮,横生出风流韵事来。胡强人就像久没吃饭的人饿得慌,急须食物饱肚,再难熬下去。她有意无意没事找事往司机房里跑。

这天晚饭后,胡强人又要求矿长“早睡”,矿长有事,又说“明天”,到办公室加班去了。夫妻生活不幸福和谐,就是再有钱,吃的再好,再有身份地位,过的也没意思,孤恓寡味。胡强人独守空房,耷然若丧,寂寞无聊,心中烦闷,又来到司机单身宿舍聊天。

司机三十余岁,身高1.80米,高大雄壮,甚是威武,气宇轩昂,一表非凡,更兼风流倜傥,正是女子心慕偶像,白马王子,他唯一有点缺陷,就是左手小指边多生出一指,成为六指,但瑕不掩瑜,不影响其外观形象,他善于惜玉怜香,在路上只要一看到女的尤其是漂亮姑娘,老远就放缓速度,作好刹车准备,只要女的想搭车,他不分份内份外,矿内矿外,大加欢迎,马上停车热情让上车,要是男的想坐他车,除领导外那怕是本矿职工,远远招手意示他停车,他也不理不睬,加大油门绝尘而去。他经常把车开得飞快,胡强人坐着他的车,就像古之战功赫赫的大将策马携美驰骋于道,风驰电掣,飞沙扬尘,既雄壮又威武,感觉美极!夏天天热,穿着短裙的她坐在司机一边,近在咫尺。从她身上散发出浓郁而不熏鼻,恰到好处的香水味,缕缕袭来,馨无断际。司机闻着那迷人香气,怡鼻悦心,“心驰神往”。

胡强人见司机的心已“落”在自己身上,心中暗喜,装作驱蚊手扫来搧去,然后“顺手”往上捋裙,露出整条丰腴大腿来——粉嫩雪白,顿使一屋生光,辉映一室;磁性极强,牵魂绕魄!司机是风流人物,当然明白“落花有意”,便顺水行舟做个“流水有情”,手持一扇,故意“不小心”将扇“搧”落在她大腿间,边撩拨带试探,嘴中却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她眼中含情带意,轻轻说没关系没关系。司机惯于勾香引玉,取回扇时有意顺手在她大腿上抹了一把,探她动静。她没有退缩不满,反将大腿迎了上去,与他的腿紧挨一起!

司机见“有门儿”,暗下狂喜,心跳速如鹿驰,神摇意夺,“跃跃欲试”,但不敢然下手。

胡强人拿话来挑逗他:“独处孤室心不寂?”

司机立即应声而出:“正需美女来相伴!”

胡强人又撩了一下裙子,说:“眼前‘春色’不迷人?”

司机指着窗台上那盆硕果垒叠的塑料蜜桃,借物喻意:“树上红桃诱煞人!”

胡强人即时回应:“果熟蒂落任君釆!”

胡强人二十五岁,身高1.60米,身材微胖,脸盘水灵,美逾桃花,容貌出众,加上平日彼此眉来眼去,已互存爱意,因此酿出这一出桑中之情来。两人就这样“一拍即合”,两双手渐渐靠拢,绞在一起,随之身体紧贴,司机猴急,动作疾速,在她胸前饿摘“巨桃”。胡强人“渴”极,淫情汲汲,早已心潮汹涌,下体泛滥成泱。两个顺风顺水上了床。男旷女怨,都是“性饥族”,久旱逢甘雨,情欲火炽,自然殢雨尤云,做得热烈——马嘶凤鸣,疾风骤雨,摇山振岳,“震”得原本牢固的床痛苦怪叫,呼爹唤娘;“鱼水”情浓,“于飞”极乐……矿长只知道埋头工作,不懂得怜香惜玉,而司机对她千般痛惜,万般爱抚,在这方面比矿长强多了。使胡强人觉得,偷香窃玉,两相情洽,荤、腥并臻,饴、怡齐呈,比那草草敷衍所致的孤情寡味带劲多了!

矿工李堂与人打牌“三缺一”,来找司机凑数。司机此时一心一意与胡强人缠绵,“忙乱”之中竟忘了闩门。矿工干的是粗活,人也显得粗鲁,造户多不敲门,径推而入。李堂见司机还早就已关灯睡觉,说:“这么早哪能睡着?快起来快起来,打牌去!”见没动静,伸手入被抓住往外便拽,感觉司机肌肤较前大有不同,嫩滑逾脂,嘴中一边说着这家伙什么时候用了啥高级润肤霜,把皮肤保养得跟女人似的,柔嫩可爱!一边伸手打开灯,一见之下,大吃一惊,慌忙撒手!

李堂拖出的是胡强人的腿!恰在这时,坐等打牌的安检员范慧姑娘随后找上门来,撞见此场面,吃惊不小,她大致有先见之明,知道此事一旦外泄,胡强人是个滑而阴险的人,那后果可以预见。于是连忙摘下近视眼镜,迅速装进口袋,说:“我近视,什么也看不见!”她聪慧伶俐,机灵善变,拉住李堂的手当司机喊,叫快去打牌,连拖带拽把错愕不已,呆立失措的李堂扯出了门。门外还听见范慧说,近日自己近视更为厉害,视物不清!第二天她真的请假到医院去看“眼疾”,这叫胡强人对范慧这一头颇为放心。

第二天一早,胡强人俟便暗下找到李堂,她是个有头脑的人,诡计多端,精于惠人收买人心,私下给了李堂五十块钱,籍以“封口”。五十元,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可是不小的数目!李堂欢喜接纳,还指天誓日保证“守口如瓶”。

时间一久,李堂竟忘了“守口”,对亲密无间的同乡工友周见说了那事,并一再告诫他只你知我知切勿外传。周见笑着连连点头,“一定一定”说了一大堆。又过了一段时间,周见也忘了自己承诺的“决不外传”,也对要好的同乡工友王仁说了那事,同样一再强调他:“万勿外传”。王仁也连连点头,信誓旦旦“绝不说给第二个人知”。

然而,日移月逝,时过境迁,也不知是谁“漏嘴”,传得矿上多少有些“风吹草动”。胡强人观颜察色,目光常在李堂、周见、王仁仨身上交织。他们是同乡,关系密切,工作在一起,下了班还时常在一起打牌、玩等。一传二,二传三,“透墙之风”显然是他们“漏”出的。她衔恨,默默的。

进入上世纪94年,各单位都在“精简人员”,“优化组合”,砸烂“铁饭碗”风声日紧。今年的掘矿任务较之往年少得多,要不了多久就可完成。到明年,这座矿山的矿就基本挖完,准备转产。任务不多,人浮于事将显得特别突出。矿上将“顺应潮流”酝酿“精兵简政”——裁减冗员,拟先裁4——5人。领导还未作出决定,胡强人已先不动声色地“行动”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